星辰小说网 > 女频频道 > 盛芳 > 第十八章 拮据

第十八章 拮据

推荐阅读: 武侠配角天龙武神诀幸福系统宋朝败家子首席的昔日恋人修真老师生活录终极大魔王系统陆夫人有祖传乌鸦嘴我有很多标签丑妻来种田:山里汉,别太宠!

    早间的事情,于沈念禾而言不过小小插曲而已,自然没有放在心上。

    她回到房中,将原来“沈念禾”携带在身上的房契、地契翻了出来,仔仔细细地又看了一回,见得张张纸后的地址开头都是“翔庆军”三字,并无漏网之鱼,终于再无侥幸之心。

    邸报的消息同裴继安前次说的一样,朝廷已经遣使往北,看那人选,是要去求和的。

    敌寇势大,朝中并无余力,只能割翔庆军以求安定。

    一旦翔庆被拱手相让,她手中这厚厚的契书就会形同一叠废纸。

    有钱心安,没钱心慌。

    指望沈轻云能在敌寇千军万马中活着过来,还不如指望自己能重回大楚来得靠谱。

    她思量良久,找了个时间去寻裴继安。

    对方很有些诧异,问道:“想借东荣书坊的《杜工部集》来看?”

    沈念禾点头道:“我从前在家中读的乃是家中自藏,长辈手抄,却不知道有这样一版刻本,前次同婶婶去葵街的书铺里逛了一回,听得人说,才晓得原来世间另有好几个版本通行,我没在三哥书架上寻到,便想托你帮一帮忙……”

    裴继安却没有一口答应下来,而是看了她一眼,轻声问道:“既是已经去了葵街,都到了书铺里头,怎的不直接买回来?”

    沈念禾便学着那些个穷酸书生的口吻道:“书非借不能读……”

    这话其实只能拿去骗三岁小孩。

    可是一部书,即便是寻常刻本也要好几百文,裴继安去衙门作吏,朝廷俸禄加上曹知县私下补贴的饷粮,一个月都未必能有两贯,她已经是白吃白住,总不能太过靡费。

    裴继安不点而通,知道这是顾忌自己面子,却是叹道:“三哥虽然挣不得几个钱,几部书还是能买得起给你的。”

    又同她解释道:“我入得衙门以前,也出去跟人做过两年买卖,多少攒下些积蓄,日常穿用其实不在话下,当真没有那样拮据。”

    沈念禾半点不信。

    当真没有那样拮据,家中会穿用得那样简朴?

    听得郑氏说,便是屋子里的床、桌,乃至椅子柜子都是裴继安这个侄儿自己做的,虽说面上看着确实不算差,可若不是穷到一定地步了,怎么会万事自己来?

    又不是真正的市井出身,本来就会,更不是那些个竹林隐士或为爱好,或为名声,三年打不好一个棋盘,却能写出以“自余为木工以来”开头的一二十篇文章。

    这一位可是真真正正拜了老人,拿着书从头开始学做,据说还把指甲盖给掀掉了好几回!

    沈念禾便一口咬定道:“当真不是舍不得花钱,只我娘拿那书给我做启蒙,其实已经倒背如流,眼下只是想瞧瞧有无遗漏书篇罢了,并非欲要拿来收藏,也不是细看……”

    又道:“若是能借自然好,若不能借也便罢了,并非十分要紧,三哥千万不要再去买了回来。”

    她最后还不忘贴个补丁,叫裴继安都不知要如何应答才好,只好点了头。

    不过等到隔日晚间,他却是提了重重一个书篓回来。

    “文士间最出名的刻本有八个,抄本也有五个,我记得祥丰、富临同琪瑞坊这三个刻本内容多有重复,其中以祥丰版最全最精,便没有去找另两个,其余尽在这里了。”

    裴继安把那篓子里的书一部一部拿得出来,其余不过用寻常书盒装着,取到最后一部时,却是用书匣盛的。

    他将那书匣小心放在沈念禾面前的桌面上,从中取出一个木盒,又自那木盒里捧了十余卷书出来,与此时常见的蝴蝶装不同,尽是卷轴装,一看就是古物,口中则是道:“这是平影阁的珍本,虽是再抄,却也十分难得,主家人从来不外借的,看的时候务要小心。”

    又提醒道:“翻得快些,最多五日便要还回去。”

    沈念禾原来不过想着借两个坊市间常见的版本,却哪里知道裴继安竟是弄来了这许多,顿时又惊又喜,连忙道谢,又道:“三哥,我想借你的纸笔一用……”

    裴继安略一犹豫,道:“我再给你买新纸吧,那纸有些粗,晕水也厉害得很,我平日里用得惯了都还写坏……”

    沈念禾忙道:“不妨事,我也不是什么大用。”

    她得了纸笔,又拿了半块残墨,便开始躲进房中认真看书。

    不知道是不是得了裴继安的交代,平日里郑氏怕她无聊,时不时就会过来同她说话,自这日起便极少来寻,只偶尔帮着添茶补水,又时时盯着她吃饭。

    沈念禾虽是极为不好意思,可毕竟想要在五日里看十余部书,实在并不容易,也只好坦然受了,把这好处记在心上,留待他日图报。

    ***

    时光飞逝,转眼便过了五天,沈念禾赶着把书全数过了一遍,又誊抄出不少内容来,整整齐齐写了上百页纸,等到确认过没有遗漏,才将书册一一小心对应放得回去,见天色已经不早,连忙便抱着去了前堂。

    她才走近,就听得郑氏在说话。

    “……他眼下年纪还小,再过得两年自然就懂事了,做子女的,哪里当真会怨恨亲娘,不过口头说说罢了。”

    另有个陌生人回道:“他怨恨我倒也罢了,我实在也对不住他,只却不能把自己前程来作弄,明明晓得那些个学官与官人不对付,当日使了好大力气才能得进,怎能就这般胡闹,在学里就同二郎打得满地滚……”

    是个妇人,虽未见得本人,可光听那声音,沈念禾已是能想象得出其人必定十分温柔可怜。

    那妇人又道:“我自家肚子里掉出来的肉,难道竟是不心疼?只当着旁人的面,我这个做后娘的又能怎的,他那伤在背上,二郎的在面上,牙齿都掉了一颗,一头一脸的血,我只说他几句,甩脸子就往外跑……”

    “这话我也只好私下与你说,官人一心想要去翔庆、雅州,却是一直不得行,来了宣州大半年,其实很有些施展不开,他虽是一路监司官,下头却有各处知州、通判掣肘,便是个知县,对着他也是面上奉承,背地里拖沓敷衍,他外头烦,回来还要为这继子操心,我哪里有脸?”

    “他家中又有三口儿女,眼见接连就要说亲,我一个继室,不好插手,又不好不管,日子着实有些煎熬,小耘这一处还要来添乱……我这心,当真是难受得紧……”

    那妇人一面说,竟是抽抽噎噎,哭得出来。

    沈念禾听出这怕是谢处耘的母亲廖氏,哪里还敢往前走,立时就想后退,却不想那堂中郑氏却是叫道:“你莫要急……咦,念禾?”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