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小说网 > 女频频道 > 花瓶女配开挂了 > 第四十章 出不去了

第四十章 出不去了

推荐阅读: 网游之狂兽逆天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漫威里的德鲁伊极品最强大少桃艳村医史上第一掌门超神学院之文明导师风流仕途极品神医闯都市

    三个人不约而同略一驻足,举目望去,石碑旁边站着两个小少年,大约十四五岁的模样。

    一人一把木剑,正在激烈交手,时而腾跃,时而俯身,动作干净利落。

    邹宴看了两眼,不自禁赞了一声好。

    确实是不错,比皇城司新训营的孩子们都好。

    两个小少年闻声转头,看到他们两个,目光在邹宴身上银色大氅上一扫,齐齐脸红,腼腆地笑了笑,两指扣肩规规矩矩地行了个礼。

    邹宴扬眉,心下有些诧异。

    这两个孩子斯斯文文,气质不俗,不似一般人,他心里有事,也便没耽误,点点头一脚跨过石碑,沿着终于出现人迹的小山路继续向前走。

    道上隐约能看到一些或大或小的脚印。

    显然就在不久前刚刚有很多人经过。

    三个人干脆顺着脚印前行,走了差不多五六里地,邹宴脚步忽然一顿,轻声道:“都注意些。”

    残剑和旧年点点头。

    周围不知何时竟安静下来。

    没有风,没有虫鸣鸟叫,刚才时不时能看到的山林里穿行的猴子也不见。

    他们好像进入了一片死域。

    残剑忽然手一抖,差点把他从不离身的断剑扔了,惊问:“那是什么!”

    只听沙沙声响起,就见一个怪模怪样,长着八只脚,满身大疙瘩,有点像长虫一样的东西,从前面不远处的草丛里钻出,上半身抬起,土黄色的眼睛冷冰冰地盯过来。

    邹宴伸手把残剑向后一拨,双掌平平推出,一道气浪轰一声打出去。

    那长虫被气浪冲得顿了顿,身体却又抬高了一截。

    三个人这才发现,这玩意竟然巨大无比,站起来有两个人那么高了,可下半身尾巴还不知有多长,藏在不远处的草堆里,只看见草叶摆动,迅速枯黄。

    “有毒。”

    旧年吞了口口水:“怎么打?”

    前头的怪物张着血盆大口,仿佛能吞下去半座山。

    残剑屏住呼吸:“拼了!”

    说着就要拔剑,邹宴一把抓住他的胳膊,慢慢向后一步步地倒退。

    三个人都很紧张,面颊上,脖子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旁边茂林里忽然传来脚步声。

    残剑打了个哆嗦,三个人屏息凝神,瞬间定足,谁也不敢动。

    只听脚步声越来越近。

    邹宴闭了闭眼,气息下沉,屏住呼吸,只听窸窣声过去,一个纤细的身影从茂林里艰难地跨越出来。

    杨玉英一跨过草垛,落地地就踩了下裙摆,一个踉跄,跌进欧阳雪的臂弯。

    “呼!”

    抬手晃动了下银色柔滑如流水的长袖,上面的银线熠熠生辉,长裙摆盖住足面。

    头上有很重的银冠,借着脚下一汪水洼,映出一点剪影,也能看见银冠的重量和精致度都让人震撼。

    挺漂亮的,又庄重又神圣。

    问题是也很碍事。

    欧阳雪素来简陋的白袍,也换了材质,多出些华贵的质感。

    抬头正好看见邹宴,杨玉英愕然:“邹大人?”

    邹宴也惊问:“杨小姐?你怎么在这里?”

    话音未落,有破风声传来,一支带火光的箭由远及近,瞬间刺中那长虫的眼睛。

    火光本是星星点点,瞬间爆裂,膨胀成一团白光。

    巨大的长虫像被融化了一样,随着清风变作白雾。

    邹宴抬头,就见不只是他们这一片,山林里四处白光闪烁,好像一下子喧闹起来。

    前所未见的怪物开始凭空出现,铺天盖地而来。

    残剑和旧年倒抽了口冷气,他们经历过多少危险,从不曾说一个怕字,这会儿却双手发颤,几乎握不住自己的兵刃。

    以前遇见的敌人再可怕,再凶残,那也是人,现在抬头看到的都是遮蔽半个天空的‘蝙蝠’。

    长出七八个脑袋的蜘蛛。

    和那些相比,旧年眼见一只足有两三个人高的野鹿从身边跑过去,心中都难起波澜。

    “老大,我们是不是下了地狱?”

    邹宴还不及说话,就听见一声轻笑:“你们不是守护者?外来的?”

    随着声音,忽有一白衣少女从树上跳下,手持两把扇子,抬手扇了扇,一窝拳头大小的黄蜂就化作虚无。

    刹那间不知多少穿着各种各样银色服饰的年轻男女,从山间,从树头,从地下冒出,有的三三两两结伴而行,有的孤身一人,人人拿着兵器,或者弓箭,或者长枪,或者刀剑。

    所有的兵器上都有一层莫名的亮光,亮光所到之处,大地都为之一清。

    杨玉英摇摇头,牵着邹宴的袖子,无奈道:“结界已经张开,祭祀结束之前,外人进不来也出不去,你们就是想走也要等等了。”

    欧阳雪寸步不离地跟在杨玉英身边,身形不动,剑气冲霄,一片冰雪白雾中,前面无论是什么东西,都烟消云散。

    “来人可是裁决使大人?”

    一看到这冰雪,周围年轻男女们都侧目,面上个个好奇,立即有人走过来。

    对方速度极快,几乎眨眼间就到了眼前,是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男子,剑眉秀目,英姿挺拔,身上是件银色缎面披风,身后背着箭篓。

    他眉宇间略有些犹豫,看到杨玉英一身装扮,嘴角的笑容立时变得温柔和气。

    话未说完,天色忽然一阴。

    邹宴等人猛然抬头,不远处山巅之上,天地倾塌,大地龟裂,隐约能见岩浆翻滚,热气蒸腾而上,阵阵雷霆怒吼。

    “看来封印真的要破了,今年来助阵的兄弟们也不知道到齐了没有。”

    年轻人一翻身上了树,搭弓射箭,很快加入到‘打扫卫生’的人群中去,“裁决使请自便,村长在祠堂等您。”

    邹宴驻足,神色凝重,静静地看着天地异变,眸中光芒隐现,评估,确定,分析,一时间念头纷杂。

    两位平时泰山崩于前色不变的少掌事,嘴唇颤抖,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这是什么?”

    天罚?

    灭世?

    不周山倒,天柱倾塌?

    是不是要请女蜗娘娘来补个天?

    各种神话传说杂乱地在脑海里回荡。

    “狩猎喽!”

    “哎哟哟哎!”

    “狩猎喽!”

    “哎哟哟哎!”

    残剑和旧年还来不及写遗言,就被忽然嘿嘿呦呦地吼起来简短而洪亮的山歌,把脑子里的害怕吓了回去。

    脚下,山上,天空中,到处是白色的衣角,乱糟糟的,和赶大集似的。

    旧年张嘴苦笑:“我是真听见我家的‘害怕’它嗖一下就自己跑走,追都追不回。”

    杨玉英一本正经地道:“没看见大家都穿着白衣服呢,只有高手才敢穿白衣服,没有本事的,穿白衣服打一架就鲜血淋漓,又腥又臭,多难受。”

    邹宴低头看了眼自己那身白色的大氅。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