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赶巧

推荐阅读: 极品最强大少大宋超级学霸校花的超级狂医史上第一掌门修真老师生活录万妖之祖桃艳村医仙人俗世生活录火影之鸣人戏天下女神的宠物

    “开封汴梁果然雄伟,不愧为都城所在。”两人站在东京城外,李二有感而发。

    周泽所受的震撼并不必他小,虽然后世多的是高楼大厦,但似这等充满了古朴韵味的城市,只站在城下,便不自觉的会感受到它的雄壮,为其气势所惊叹。

    “走吧,你我先去寻孙兄。”二人在城外站了片刻,周泽开口道。

    一般来说,此时在京中任职的官员,都居住在官衙当中,这也是官员的子嗣被称之为衙内的由来。

    而死孙安这等自外地被派来的,要么是寄宿在好友家中,要么便只能花费钱财住在客栈里。孙安在此处并无什么好友,因此要找他,只需挨着到客栈去寻便是。

    “鲜鱼,鲜鱼哩,鲜活的大鲤鱼!”

    “甘甜爽口的脆梨,要买的早些个!”

    “打鸣公鸡一只,只要五百文!”

    “......”

    踏入城中,这座数朝古都的活力扑面而来。

    只可惜这等景象不过是黑暗来临前的最后繁华,靖康之耻会埋葬这条街道上的大多数人。

    周泽驱散杂念,对李二道:“这汴京城繁华至极,客栈却多,若一家一家的去找,不知要找到何时去。只找几个泼皮来,随便与他们些钱,叫他们去打听,你我只等着便是。”

    李二听了点头称是,要找人,还是需用地头蛇。

    二人四处看了看,只见几个赤膊的闲汉,嘴里叼着稻草四处游走,这里瞧瞧,那里看看,便知这些人便是自己的目标。

    两人上前拦在他们面前,那打头的泼皮见两人面生,随手要把李二推开:“滚开,不要挡了爷爷的路。”

    李二一把抓住此人的手,运气力气,直叫他龇牙咧嘴,紧接着掏出一锭五两银子。

    那闲汉在街上厮混,最会察言观色,看周泽打扮富贵,又有李二这等威武的护卫,忙道:“官人饶命,有何吩咐,小的立刻去办。”

    “你们与我去寻一个明州来的提辖,叫孙安的,若寻得到,非但这银子是你的,还另有十两银子与你们。”李二将那银子抛给他。

    这等闲汉一向没有收入,有背景的商铺根本不敢招惹,只捡些小本买卖的人家去敲诈,因此十几两银子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五七个人闻言忙是拍着胸脯保证:“若说这满汴京城中,没有俺们寻不到的人,官人等着便是,不消片刻便有消息。”

    见几个闲汉跑开,李二摇了摇头,问周泽道:“东家,我等现在去哪里?”

    “且就近寻个地方填填肚子,免得这些泼皮找不到你我来报信。”

    二人便找了个近处的酒楼走进去,落了座,李二叫来小厮吩咐道:“安排些茶水酒食来,少时一发算钱。”

    不多时,酒菜上齐,两人肚里也饿,便动起筷子。

    正吃的时候,李二忽然指着门口一人道:“东家,那人莫不是扈成?”

    周泽闻言抬头看去,见果是扈成,便起身叫道:“扈兄!”

    扈成听得这熟悉的声音,转头看过来,见是周泽,顿时喜形于色,脚下快步走了过来,拱手道:“不成想在此处得遇贤兄,贤兄别来无恙?”

    周泽笑道:“扈兄客气了,快快请坐。”又叫来小厮:“添一副碗筷,加几道新菜来。”

    扈成知晓周泽为人大方,也不推辞,只是问道:“却不知周兄到此东京来所为何事?”

    周泽低声道:“不瞒扈兄,我此来一为见至此公干的孙安孙提辖,二来也想买上些衣甲回去,他日置办下庄子来,也好操练些庄丁护卫周全。左右到了东京,我想此处衣甲应是强于别处,今番买了,免得到时麻烦。”

    不是周泽没有防人之心,实乃这等买甲练兵之事对于大户人家来说十分正常。

    扈成闻言点了点头,现今这世道,每个庄子里若无几百个可用庄丁才是不正常。

    就拿他们扈家庄来说,便组织了千余壮丁,操练一番,以备不时之需,那官府也懒得去管。

    也正是因此,周泽在太湖上训练兵丁,才不怕被官府盯上,因为普遍都是这样。

    “不知周兄可曾置办妥当?”

    周泽叹道:“我才初至,正遇上扈兄。孙提辖好寻,只那衣甲,却正待打探门路去买。却不知扈兄因何进京?”

    扈成闻言拍手喜道:“如此却巧,实话说与仁兄,我也是为这衣甲而来。业已搭上了那都大军器所的门路。我正苦恼哩,却巧遇上仁兄要甲,正赶得巧,岂非天意?”

    周泽听扈成有门路,也是高兴,如此倒是省去了自己许多麻烦,不过此处人多嘴杂,叫人听去了不好。

    周泽便叫小厮来与自己几人换了间清净房间,将酒菜挪到此处,待新菜齐了,又吩咐他不得呼唤便不可进入。

    都妥当之后,周泽才问扈成道:“扈兄有何烦恼?”

    “仁兄不知,且听我说。”扈成便娓娓道来。

    “那都大军器所虽与军器监一般都是专职打造兵器甲胄,却由宦官掌管,并非隶属工部,所得收益都归内库所有,乃是官家自己的打铁铺。”

    扈成说到此处压低了声音:“那些阉人监守自盗,时常偷了成品出来倒卖,谋取私利。我因此到这里来寻门路,不过寻是寻到了,叵耐那掌管太监将要卸任,又生性贪婪,非要将库中那三百套铁甲,五百套皮甲,八百套纸甲共作价两万五千贯一发卖出,虽是价格便宜了许多,但我这里只要铁甲一百套,皮甲两百套,纸甲三百套便足,再则带的银子也是不够,如何吃得下这些?”

    “却不知仁兄要多少衣甲?若是有个几百套,你我两家便合力将其拿下也好。”

    周泽闻言道:“如此看来,却是那总管太监不愿给接任者留下些许油水,如此却是便宜了你我。扈兄只管应下,你取走自己所需的,其余的我全数都要。便是用不完时,也可转让与他人。只有一点,不知这铁甲、皮甲、纸甲都有什么讲究?”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