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4剽悍婆0婆

推荐阅读: 桃艳村医萌妻难养:宝贝,咱不离婚风流女镇长一夜风流阎君都市纵横花间封妖正传求魔特种兵在乡村乡村痞少

      再继续没完成的激情肯定是没戏了,气氛已经不再。

      “霏霏”男人只是说了这两个字就没有再往下说下去。

      “走吧!丑媳妇早晚要见公婆,现在我这个丑媳妇就去拜见一下婆婆大人。”

      “我们家霏霏怎么回事丑媳妇呢?我们家霏霏可是九天玄女下凡,国色天香,要是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要是有人说我就霏霏不漂亮那必须是哪个是瞎子。………………”男人讪讪的的讨好女人道。

      唐努乌梁海的护龙卫报告;“目标任务离开唐努乌梁海前往喀什方向而去。”

      虽然现在没有确凿证据证明这几个苗疆巫师的具体身份,但大致情况已经明了。这几个苗疆巫师就是乌衣门中那几名苗疆客卿长老的族人。

      龙之卫作为华国的特殊机关,执行的也都是特殊任务,面对的也都是特殊的事情,手段也特殊。当然不可能像普通警察机关办案,讲究证据确凿才能采取行动。龙之卫只要怀疑的理由够充分就要准备行动了,等证据确凿了再行动,恐怕黄花菜早凉了。

      抽调各地的精英赶往伊犁州的塔城守株待兔,扎达寺是乌衣门最后的常驻点,没必要劳师远行追去喀什。

      刚到学校就接到了陆天元的电话。因为这次去塔城是提前埋伏以逸待劳,所以没有派护龙卫来请,也算给些准备时间。

      陈伟怎么想,都觉得自己上了陆天元这个老狐狸的当了,除了给白燕飞做过一个假身份,好像就没给自己办过什么事,而且这件事自己也能搞定没必要非得让龙之卫出手啊!而,陆天元每次有任务都不会忘了自己,主要是时不时的就有任务,真不知道是自己悲催,还是龙之卫本来就这么悲催啊?

      看着收起手机的男人,刘思君眼中露出一丝哀怨转瞬即逝。从刚才的对话中已经知道男人可能又要离开了。从内心里将,刘思君是不希望男人时不时的离开的,这和性格独立不独立没什么关系。心爱的人陪在自己身边,不需要卿卿我我埋头桌案之余抬头看一眼心里就感到特别的充实。可刘思君也知道,虽然男人出来没告诉过自己去做什么,但一定是非去不可,因为刘思君相信男人也肯定不会愿意离开自己。

      不提,不闻,不问不代表不思念,不挂念,只不过是把这一切都藏在心底罢了。强压对神秘感的好奇,刘思君忍得很痛苦,但一直在坚忍,因为她坚信有一天男人会主动把一切都告诉自己。

      “哈,哈,我”

      虽然女人脸上哀怨如夜空中划过的流星,出现过但又瞬间消失于无形。但陈伟还是发现了,爱之深,关之切,女人的一颦一笑,一喜一怒都在牵动着内心。虽然平时可能由于各种心态作祟羞于表达,可不代表就不关心,不在乎,不留恋,不思念。

      “今晚我们还能在一起赏月。”

      “有可能的话,我告诉陆老头不要再老是找我,我也不再去管这些破事。”

      “男人应该勇于承担责任,陆老头找你也不是全为了自己,我们这些家族占据了国家太过的资源为国家出一份力也是分内之事。”

      “我家娘子真是深明大义,要是将来你坐上那个位置,肯定是人民之福。”

      “坏家伙,我对那个位置才没兴趣呢?可你不要忘了,你除了是家族子弟的身为之外,你还是男人。”

      “我当然不会忘,我一出生就是男人嘛?”

      “坏家伙,故意气我。我意思是说,你要时刻记住你现在不是一个人了,你有义务让关心你的人不要为你伤心,为你流泪。”

      “好了,不要这么伤感,,我知道我的宝贝在一直牵挂这我,我会平平安安,全须全尾的回来的。”

      “我走了,嗯”

      想到男人很快就要离开,刘思君大胆的给了男人一个火热的深吻,又狠狠地拥抱了一番才恋恋不舍而去。

      看着女人缓缓而去的背影,心生痛生痛的,如撕裂,如烈火烘烤。她一个出身名门的大小姐,在家是集万千宠爱与一身的乖乖独生女,在外是绝对的天之骄女,高冷女神。可自从和自己走在一起,这一切都变了。她一直在努力成为一个女人,妻子的角色。不再娇蛮,不再高冷,甚至学会了委曲求全,强颜欢笑。她学会了默默地等,默默守候,不发怨言,将自己最完美的一面展现给自己。从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到男人背后默默奉献的小女人的转变,在看似无意间默默完成。

      从学业,到生活无不充满着女人对自己的关心。是自己让她坠落凡尘,成了折翼的仙子。仙翼折了就不能再恢复了,自己能做的只能是,不辜负她的深情与付出。

      离开的刘思君看似云淡风轻其实魂不守舍惴惴不安。男人时不时的神秘消失一段时间,断则半天,长则数天刘思君都已经渐渐接受甚至说已经习惯了。以前的那么多次都是不告而别,偏偏这次自己提前知道他要离开反而内心最是不安。

      刘思君不想多想,努力把注意力转移到作业上面,不去再想其他,可,可是好难。要是公共课还能不引起老师的注意,可今天是导师的专业课。坐在冯景兰对面的只有刘思君和白玉——一名二十八岁交过三位数的男朋友但现在还单身的大美女。说起来也是可笑,冯景兰是骨子里的那种老学究,道德先生。绝对不会因为颜值,性别对人有偏有向。可至今带了二十几年,十几个弟子中还没有一个男弟子,而且这些报考他课程的学生绝大多数的是美女。这让京都大学有了一个传说,冯景兰院士只收美女学生。还在冯景兰心里素质够强,在脚正不怕鞋歪的理念支持下硬是不理会谣言。冯景兰也确实没办法扫清关于自己的谣言,冯景兰的老婆就曾经是冯景兰的学生,这让谣言更有了说服力,冯老头只好“是非曲直任由他人评说了。”

      刘思君的心不在焉被对面咫尺之隔的老头看的清清楚楚。敲了三次桌子后,老头子决定今天不再讲专业课,而是上思想教育课。

      可即便是被老头批,刘思君还是无法打起精神。冯景兰一看如此心想肯定是自己的弟子受了什么刺激,但自己也不擅长安慰人,尤其还是有了n条代沟的年轻人,只好把课程延后让她先回去好好休息。

      因为学生心情不好而延后课程,这是冯景兰从来没用过的先例。老头子不得不叹息,自己老了。哎!带完这个让自己破坏了原则的女娃就不再带学生了,安心做些研究准备颐养天年吧!

      难得老头子竟然会破坏规矩,麻溜的离开赶去和情郎厮守。可老天仿佛不太愿意成全这对即将要分开的男女。

      离开这么长时间,车还停在原处,男人虽然没有在车上,但就在车旁。只是车旁不止男人一人,还多了一个人——一个女人,漂亮的女人。

      看到一个漂亮女人出现在自己男人身边,刘思君非但没有多心还生出几丝欣喜。只因为这个美女是自己的闺蜜,虽然闺蜜抢走闺蜜的男友的娱乐新闻刘思君看了不知多少,但刘思君对自己,对男人,对闺蜜都有足够的信心。

      “静静”刘思君轻声喊道。

      男人身边的美女回过头来,看了一眼刘思君。

      见是刘思君,叫“静静”的美女可是没有刘思君这般“文静”,非但不“静”甚至称得上有些狂野。

      飞快的跑过来,和刘思君来了个大大的拥抱。然后就然抱住刘思君的俏脸审视起来。被自己的闺蜜如此的审视,粉颊不由得羞红起来。

      “这被雨露滋润过的女人就是不一样,看着肌肤水嫩嫩的,来我看看能不能捏出水来。”说着还捏了起来。

      “啪”

      在脸上捏着的小手被无情的打落。

      “小色女,哎捏的话,就捏自己的去。”

      抚摸着被打的有些生疼的手背,并无丝毫气恼之色。两只泛着狡黠的精光的眸子望向了刘思君的胸部。

      虽然很快便发现了闺蜜的眼中的“不怀好意”可还是晚了那一霎那。光天化日之下双峰被袭,虽然对方是女人,还是有点反应不过来。

      “冯静,别跑,我要杀了你这个小色女。”

      偷袭得手的冯静在刘思君反应过来之前就收回了“罪恶的双手”,把腿便逃。

      “你都要杀我了,我傻啊!我不跑。”

      一边围着车绕着圈,一边挑衅道。

      冯静身材和刘思君相比玲珑一些,但在逃跑的速度上并不弱与刘思君。

      “敢偷袭本小姐,看我一会不捏爆你那两只……两只”

      “哈哈,两只什么?”冯静继续挑衅。

      “两只小鸭梨,夫君快帮我把这色女抓住,让我好好收拾她。”

      被连番挑衅刘思君变得有些抓狂。

      对于未婚妻要自己帮着抓闺蜜的要求,陈伟当然的没答应。看着两个女人已经围着车子跑了几圈了,尤其是刘思君还处在特殊的日子,当即怜香惜玉之心发作。

      一把搂住抓狂的女人,女人趁势靠在男人的怀里,还冲着对方打了一个蔑视的手势。

      虽然对刘思君抛过来的蔑视,冯静根本不在乎。不过小妮子跑了这几圈下来也有些累了。既然刘思君不追赶自己了,也没继续跑的必要了。小丫头一点点的靠近陈伟,刘思君二人,见没危险靠近一点,靠近一点后没危险再靠近一点。直到离刘思君只有咫尺之遥才不再继续靠近。

      虽然不再想报复回来,但彻底原谅刘思君还是有些咽不下这口气。

      “死妮子,怎么回来了。”刘思君没好气的问道。

      “本姑娘的学业结束了,又没打算留在哪里,就回来了呗。”

      …………6

      ………………

      ………………

      姬雨霏和未来的婆婆已经不会第一次见面,甚至苏家也来过多次了。当然,以未来儿媳妇身份登门还是第一次。

      距离上一次来苏家已经过去七八年了,但苏家的格局没有什么变化。当然只得只是房子而已,内部的摆设姬雨霏又怎么可能记得住啊!再者以前姬雨霏来苏家,都是跟着苏向红或者姬云轩来看望苏家的家主苏向阳的,苏鲲鹏一家住的小楼虽然也曾经光顾过不少次,但多是小孩子嬉闹间走马观花,浮光掠影的看一眼罢了。

      姬雨霏虽然已经很多年没来过苏家了,但是和自己这位未来婆婆赵无暇可不是多年未见,相反的,两个人见面的次数还真不少。没办法,京都所谓上层社会的圈子就这么大,只要是不刻意回避的话谁总会有遇到一块的时候。

      火热,奔放的性格让这位妇联副主任时不时的遭到丈夫与儿子的抱怨。不过任由老公和孩子的无数次抱怨,这位妇联主任的性格仍然没有丝毫的改变。

      第一次以儿媳妇的身份登门,姬雨霏还是保持了应该有的矜持。

      “伯母”

      既符合一个还没彻底明确身份的儿媳妇对男友妈妈的称呼,也符合亲戚之间晚辈对长辈的称呼。

      “霏霏来了,快坐,快坐。”

      “谢谢伯母”

      姬雨霏非常“客气”的坐了。

      “霏霏啊!怎么还叫伯母?”

      姬雨霏不是没想过称呼的问题,只是没想到赵无暇这么着急,这么早就提了出来。现在赵无暇提了出来,姬雨霏真不好回答,改口,姬雨霏又感觉实在有点早。

      “妈,霏霏不是一直称呼你伯母吗?这样称呼也提好的啊!”

      苏鲲鹏替姬雨霏解围道。

      “臭小子,果然是娶了媳妇忘了娘。以前是以前,现在霏霏是我儿媳妇了能一样吗?”

      赵无暇果然彪悍,搞得姬雨霏这个小魔女都羞红了双脸。小巫见大巫,姬雨霏的彪悍和这位未来婆婆一比还有待学习,优待进步。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