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秋儿 > 300 寿终正寝

300 寿终正寝

推荐阅读: 桃艳村医萌妻难养:宝贝,咱不离婚风流女镇长一夜风流阎君都市纵横花间封妖正传求魔特种兵在乡村乡村痞少

      又在昆明过了一年,到了过年的时候,我给老家打着电话,姑娘小声地跟我说道“妈妈,我听到咖爹说老太几天没有吃饭了”

      “什么!”我一惊,有种不好的预感在心头泛起。

      “是真的啦,屋里只有我一个人在家了,咖爹和咖婆都在小婆婆的家里了?”姑娘又说。

      “老太是生病了嘛”我又问道。

      “没有,没有听到说了,我不晓得。”姑娘又说“妈,我是一个月才回来一回了,哪里会晓得是什么情况了,还是放学回来听到咖爹悄悄地跟咖婆说的,肯定是不想让你们晓得了。”

      “你要听话了,就在屋里哟,不要跑到别人玩去了。”我安慰着姑娘“老太没有事的,过两天就好了。”

      放在电话,我着急地对老公说道“怎么办了,老太已经几天没有吃饭了,要不要跟大哥说一声了。”

      “打电话呀?”老公催着我“百岁的老人了,要注意了。”

      “大哥,婆婆几天没有吃饭了?”我张口说说道。

      “什么,你不要急,我先打个电话回去了”大哥安慰着我说。“你等着我的电话吧。”

      “婆婆在二叔的家里了,你要打二叔的电话呀。”我又说道。

      放下电话,我不安地走来走去,老太的笑脸又浮现在我的眼前,真想早一点看到她呀,她怎么不吃饭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了,还是害了蛮严重的病了?是不是二婶的家里没有酢胡椒了?要是他们的家里没有,你可以在大儿子的家里带一些过去的呀?

      你不是一直蛮好的嘛?你还说要来昆明玩一趟的了,怎么就不吃饭了,不吃饭怎么行了,你不是常说,”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都包得慌的嘛?你就不饿嘛?我一直在想着这个问题,这时,电话又响了起来,老公接的电话。

      “大哥,老家是怎么说的?”老公迫不急待地问道。

      “我们都回去吧,回去一趟放心一些了。”大哥说道“我跟他们都打了电话了,回去看一看老太吧。”

      “都说好了的?”我激动接过电话问道。

      “都说好了,我们下午就动身,回去看老太了。”大哥果断地说道。

      “我们也要回去。”我大声地说道。

      “那就准备一下吧。”大哥说这话的时候,明显一点垂头丧气的。

      下午的时候,大哥开着车来接我们了,我看了一下车上,大家一家只派了一个代表了,只有我们是两口子回去的,大哥看到我一脸担心的样子,苦笑着说道“放心了,老太呀,就是要走了,也会等我们的,出门的时候,我就跟老太说好了的,一定要等我到了屋里,她才会闭上眼睛的。”

      “是呀,我们就是回去陪老太过年的,她会好好的。”小弟笑着说道。

      大哥这几年的生意做得不错了,他是我们这些人当中最早买车的人,一听到说老太的情况,他就急了,赶紧地检了车,就起程了,一路上,大家的话都不多,老公时不时的和他换着开一下,只想着早一点到家,早一点看到老太,只想我们喊“婆婆”的时候,她能够答应一声。

      “我跟婆婆说好了的,叫她把胖梗子草要抓牢一点了,要等着我的了。”大哥坐在我的身边,又说了一句。

      “婆婆没有事的,她会等我们的了。”我安慰着他,心里何尝不是和他一样的难过。

      老公在开着车,小弟在看着路标,我们是头一回开车回家,一些的路况都不熟悉,而且,为了早一点到家,是人歇车不歇,老公拿了驾照好长的时间了,只是这是头一回上路开,他的速度自然是慢一些,这都让大哥生气,他才在后痤上闭了一会儿眼睛,又弹了起来。

      “像你这样的速度,我们什么时候才会到家了。”大哥心焦地说道。“还是我来开吧,你开得太慢了。”

      “真的想长一对翅膀飞回去了。”我不由地深有同感地说道。

      这时,天已经完全地黑了下来,外面开始下起了小雨了,又是行驶在贵州的盘山路上,车子的能见度非常地低,我揉了一下疲倦的眼睛,又艰难地挪动了一下身子,坐了上十个小时的车,腰也坐疼了。儿子趴在我的怀里睡着了,车了颠得恼火,我也有一些昏昏欲睡了,努力摇了摇脑袋后,还是歪倒在了车座上。

      忽然,一阵刺耳的响声过后,车子歪在一边不动了,我吓得赶紧地支起了身子,往前一看,一根枯树枝横在车窗前,我的瞌睡一下子就吓没了。路上怎么会有树枝了。我又看了一眼大哥,他呆呆地瘫在驾驶室里,双眼空洞地看着前面。

      “都不要动了,我下来看一看。”小弟拿着手机下了车,他在外面看了一会儿,然后喊道“车子掉进了沟里了,轮胎被卡住了。”

      “我来下去了,你们都不要动。”二哥说着就下了车,我看到他拿手机在照着。

      “婆婆肯定是在怪我们了,怪我们回来迟了。”大哥说这话的时候,朝脸上抹了一把,失神地倒在座位上。

      我们面面相觑,对大哥的说法有点不知所措,这时,大哥的电话响了起来。这声音大得让我们又是一惊,大家都望着他,他像是被蒙着了,电话明明就在那边的荷包里响着,他偏偏在这个荷包里摸着,没有人催他,他的手又摸到了这个荷包里,拿出了电话。

      “二叔呀?我婆婆还好嘛?”大哥急匆匆地问道。

      “婆婆等不到你们了,她走了。”二叔沉痛地说道。“你们在路上,开车要小心一点了,不要急,我们大家都在等着你们回来。”

      “哎,婆婆肯定是在怪我们了。”大哥又说道。

      “不怪你们,你们平时那么孝顺,不会怪你们,走得蛮平静了。”二叔又说。

      “好,好,我们尽快地赶回来。”大哥放下电话的时候,又在脸上抹了一把,我已经忍不住地哽咽着,老公抹了一下脸上,他看到我的泪水,正要说什么,小弟又在外面喊道“快点把东西拿出来放在路上了,后面有车来了,快点,快点”

      大哥缓了过来,姐夫正在问着要拿什么东西,大哥把一个工具包递给了他,老公打着手机让他看着,里面是事故标识,姐夫拿出来,放在车子的后面,我抱着孩子也下了车,在寒冷的黑夜中,冰冷的雨水打在我的脸上,我直打哆嗦,孩子也被冻醒了,他在我的怀里不安地扭着身子,我拍了拍他的后背,并且把盖在他身上的衣服又拉过来盖得严实一点儿,孩子又安静地闭上了眼睛了。

      我看了一下车子,这是一个下坡的弯道处,车子的一个前胎卡在了路边的水沟里,这个水沟有点儿深,哥哥们已经在试图把车子合力抬起来了。但是试了几次,车子都纹丝不动,于是,大家放弃了这个想法,不时有夜行的车子急驶而过扫过来的灯光一扫到警示牌子,就远远的溜走了。

      老公拿着手机在找东西挡车胎,路上没有,他只好爬到路边的的树林里,突然大叫一声“哎呀,你们来看。”

      只有我还站在路边,他们几个都爬上去了,听到大哥说道“哎呀,好险。”

      “这下面究竟有多深呀?不要往下找了,就搬这块石头去了。”二哥说着,就抱了一块大石头下来了,挡在车子的前胎下面。

      “我的天,这车子要是不是卡在这条沟里的,冲下去的话,唉。。。。。。”小弟摇着头说道。

      “这是婆婆在保佑我们了。”大哥这么一说,小弟和二哥都愣住了。

      “什么,婆婆走了?”他们异口同声地问道。

      “二叔打了电话了,婆婆走了,就是刚刚。”大哥又说。

      “就在刚刚?”小弟又问道。

      “是呀,就在你们下车之后了,大哥接的电话了。”老公接着说道。

      “想办法回去呀?”二哥心急地说道。“打电话,打电话,是路政,还是110了。”

      “您好,我们出了车祸了,就在刚才,具休是哪儿,不晓得,我是看得来信提醒,才晓得是你们管辖区了,求你了,快点来人帮忙吧。我们的车子卡在路边的水沟里了”小弟着急地打着电话。

      “你把孩子抱到车上吧,放心,没有事了,就等着110来人了。”老公催着我说道。

      “能上去了。”我问道。

      “没有事了,你上去了吧,我们在外面等着。”大哥也说。

      “都在车上等着吧,外面下着雨了,要是感冒了,怎么办了?”我抱着孩子上了车的时候,跟大家说道。

      “好吧,都上车吧,我在外面等着警察来吧。我的衣服是防水的了”小弟把衣服上的帽子戴上了说道。

      “哎,只有这样了。”大哥说着带头上了车,又跟小弟说道“到车上坐着吧,把车门打开就行了。”

      大家坐在车上,巴不得快点听到110的声音,可是,听了好一会儿,也没有听到,只有时不时地一辆车像个幽灵一样闪过去了,一下子又消失地无影无踪了。在黑夜里时间长了,我们慢慢地适应了一些,月光下,前面好像是一个地下隧道,我们的位置离隧道最多不过二十多米的样子。

      大哥丧气地说道“这是婆婆来跟我们报信了,她在怪我们了。”

      “婆婆又没有什么病了,怎么几天不吃饭,就会?”我抹着眼泪说道。

      “多大年纪的人了?”二哥说道。“哎,还是我们回去晚了,要不然,早点得到了消息,早点回去送送她老人家的。”

      “我跟婆婆说好了的啦”大哥带着哭腔说道“一定要等我们都到了屋了,她才闭上眼睛的了。”

      “她等了的嘛,是等不到了呀?”我又哽咽着说道。“她不吃饭都有五天了,这几天不是在等着我们嘛,是我们不孝了。”

      “是呀,我们不孝了,老人家养了我们这么多的孙子,竟然没有一个人守在她的床前为她送终,是我们不孝了。”小弟也说。

      “哎,说起来我都惭愧,你们说,我妈妈病了,一直到死了,我都没有尽过一天的孝了,这出门是为了什么?”老公深有同感地说道。

      “哎。。。。。。”不晓得谁哎了一声,大家都陷入了沉默。

      这时,远外传来了110特有的声音,好像一支强心针一样,一车的人,除了我,都跳下了车,大家站在路边等着这救援的消息,是一辆摩托车,闪着信号灯停在了我们的车旁。

      大哥上前交涉着,交警问着一些具体的情况,又前后看着路况路标,掏出手机打着电话,我听到好像是须要一些人工工具的事儿,又在报告着具体的方位,老公拿着烟,挨个儿的发着,发完了,他来到车门口,对我说道“一会儿,就有人来救援了,还要等一下了,要不,你先睡一下。”

      “我哪里睡得着了。”我不禁横了一眼老公,什么时候了,还要我睡一下,这是睡的时候嘛。

      “事情已经这样了,我们还在后天的上午才会到屋了,你眯一下,还有一个孩子要管了,你眯一下了。”老公又说道。

      “我只想早一点回去了。”对老公的关心,我没有好气地说道。

      “那个,我们就等一下了?”大哥商量着说道。

      “一会儿就到了,我们是来调查情况的了,救援车一会儿就到了”一个二十多岁的交警敬业地说道“这须要带的一些工具呀,什么的,我都汇报了,只要等一下了,这附近的路况都不是蛮好了,你们开车是要小心了。”

      “主要还是下着一点小雨了,要不然,路不会这么滑的,你看,车子滑了好远的哟,”小弟指着印子对两个交警说道。

      “我们这是山区了,弯道特别地多,车速不能快了。”交警又在交待着。

      这时,又听到了令人兴奋的声音,110的特有的声音在夜空中,特别地清脆,大家顺着来的声音,翘首仰望着。一会儿,一輌警车车就停在了眼前,把路上照得和白天一样,从车上快速下来了几个交警,他们和头来来的两个人打前招呼打着大号的电灯检查着我们的车况,接着从车上拿下来粗粗地铁索,身手敏捷地干起活儿来。

      大哥已经坐在驾驶室里了,他交待了一声,“坐好了”车子就动了起来,一会儿,刚刚还歪着身子的车子就拉了上来,我坐直了身子,往后一看,警车还在拉着,有个指挥的打了一个手势,车子停了下来。

      有一个交警上前跟大哥说道“你检查一下车子吧,要不,发动看一看,应该问题不大了?”

      大哥发动了车子,开出了一点远以后,大哥把车子熄了火,走了下来说道“车子好像没有问题了”

      “那就好了,那就好了。”老公说道。

      “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你们的车子是轮胎卡住了嘛,哈哈,”交警开心地说道。

      “谢谢了,谢谢了。”老公又在发烟了,他这个人呀,自己是个抽烟的人,就只会拿烟表示着感谢了。

      忙了半天的交警笑着接过了烟,带头的又问道“你们还是要赶路吧,可要小心了。”

      “哎呀,老家有事了,没有办法,真的谢谢了”大哥也要发烟的时候,交警摆了摆手,他们上了车,冲我们挥了挥手,那个清脆的声音就闪着信号灯远去了。

      我们又重新上路了,这一路顺风顺水,终于在天大亮的时候到了老家,一想到每回回来的时候,老太都会踮着小脚,乐呵呵的迎接我们,我就泪如泉涌。孩子看到我的眼泪,怯怯地望着我。

      大哥走在前头,二叔出来迎接我们了,大哥哽咽着问道“婆婆在哪里,我要看婆婆。”

      一阵鞭炮声响了起来,两个堂弟,还有三哥走了出来,我们没有说话,直往屋里走了,孩子被吓住了,我把他交到了老公的手里,我要看一下我的婆婆。那个笑呵呵的婆婆,我一喊她,她就高兴地答应的婆婆。

      大哥已经冲到了房门口,他大声地喊道“婆婆,你不是答应我的嘛,一定要等我回来的呀,婆婆呀,你没有等我呀。啊,婆婆,我回来迟了呀。。。。。。”

      我们这些孙子都跪在了老太的床前,大声地呼喊着,只恨自己没有早一点回来,可是,老太永远地闭上了眼睛,她再也不会答应我们了,父母亲就坐在老太的床前,母亲不停地抹着眼泪,父亲缩在板凳上,他一脸的疲惫,眼睛盯着自己的母亲,好像看不够一样的盯着。。。。。。

      我也看着老太,上身穿着一身酒红的棉袄,下身穿着一条黑色的裤子,脚上的那双鞋子是我姑妈的手艺,好像是睡着了一样,平躺在床上,不过,还是比过以前要瘦了一些,除此之外,并没有什么变化,她一脸的安祥的样子,想必是走得十分的轻松。

      哥哥们出去招呼客人了,我陪着父母亲守在老太的床前,我抹了一把眼泪,不由埋怨着“你们怎么不早一点跟我们给一个信了?”

      “你婆婆过来你二叔屋里的时候,多好的精神了,还冲我挥了挥手,我哪里会想到了?”母亲哽咽着说道。

      “在我们那边都蛮好的呀?”我又问道。

      “蛮好了,过来的那天早上,你妈妈还喂了一碗蒸鸡蛋了”父亲说道。

      “我就说了,怎么还跟挥手了,是在跟我告别呀。”母亲又说“那天早上,她坐上你二叔的车子的时候,好高兴的了,一直地冲我们挥手,我和你爸爸就在院子门口,看着她笑眯眯地走了。”

      “来二叔的家里几天了?”我又问道。

      “一过来就不吃饭了,过了两天,你二叔才跟我打的电话,我跟你妈妈来守了她两夜,她是在望着你们几兄妹了,迟迟地不闭眼睛,就那么悠着一口气,等着你们回来了。”

      “我们还是回来迟了。”我懊悔地说道。

      “婆婆不会怪你们的了。”母亲说道。

      “哎,不是怕你们耽误了生意的话,是应该早一点跟你们打电话的。”父亲又说。

      “哪个想得到了,她老人家几天不吃饭就走了的?”母亲又说。

      “哎呀,年纪大了的人,还是我们大意了,总觉得她会好起来的。”父亲又说。

      “婆婆的面色好好看了。”我不由地说道。

      “是呀,脸上红乳乳的,就是像睡着了一样了。”母亲又说。

      “你妈妈侍候地好耐烦呀,一天几遍地洗了,一天几遍的喂了,都是你妈妈在侍候着了。”父亲感激地说道。

      “你看一下你婆婆的手哟。”母亲指着老太的手让我看着。

      我看到了一双什么手哟,要说是菩萨的手一点不为过,这双手白白嫩嫩的,哪里像是一个百岁老人的手呀,说它是十八岁的姑娘们的小手,我也是相信的,手里还握着一个小小的葫芦,这个葫芦我是认识的,它跟着婆婆好多年了,记得当初老太得到了这个小葫芦的时候,如获至宝,她说,这等她死了的时候,就用得上了。

      “呀,婆婆的手,怎么这么小了,这么嫩了?”我不解地问道。

      “你婆婆呀,整整的三年没有挨过阳春水了,你说不应该是这样的嘛。”父亲竟然笑了。

      “我记得婆婆的一双手好大的哟,手上还有好粗的青筋了?”我又说道。

      “呵呵”母亲也笑了“你婆婆这几年了,没有做什么事了,不就是变成了这样的嘛”

      “你真的是孝顺婆婆了。”我不禁夸着母亲。

      “你婆婆呀,对我也好了。”母亲感恩地说道。

      这时,有客人来了,父亲的一个老表,父亲赶紧地起身还礼着,看着年迈的父亲,穿着一身的衣服,弯下身子是那么难,我只好在一边扶着他。

      这时,外面的鞭炮声又响了起来,是村子里来帮忙的一些叔伯,大家照例是先来跟亡人嗑头,大哥在一边还礼,父亲还礼的时候,大家一把拉住了他,他们哈哈大笑了起来“哈哈。。。。哥哥,恭喜你呀,总算是是脱了鸡蛋壳子了,哈哈。。。。。。。”

      大家竟然当着亡人大笑了起来,父亲也好苦笑了“麻烦大家了”

      “大妈的福气好哇,都是你们这些儿孙孝顺呀。”叔伯们笑了。

      “你们家里这才是白喜事了,大妈是享福去了,嫂子,你也不要伤心,和我的哥哥呀,笑呵呵的送大妈送,几个老人有这么高的寿用,就是有这么高的寿用的人,没有大妈的日子舒心,都高高兴兴的,这是喜事了。”一个平时就喜欢开玩笑的叔伯又说道。

      “是呀,是呀,大妈这是顺头路了,都不要伤心了,要高高兴兴的,。。。。。”大家都是这么在说着。

      大家的虽然说的轻松,可是我看出来了,父亲是真的伤心了,他一个七十几岁的老儿子了,就这么孝顺着自己的母亲几十年了,母亲虽然年纪大了,可他是一个有妈的人,妈这么一走了,他怎么又舍得了。

      不过,在我们那里有一个说法,就是上有父母的人,年纪再大了,也是一个孩子,不能称自己是老人,就像我的父亲,已经七十多岁了,自己也是有了重孙子的人了,也还是一个孩子,因为他自己还有一个老人,就是我的婆婆,这下,婆婆不在了,他才可以说,自己这才脱了那一层鸡蛋壳子,是一个老人了。

      在大家的欢笑声中,我知道我的婆婆是怎么走过来的,她一辈子的愿望,就是自己的儿子能给自己养老送终,现在,她做到了,她的身边,不光是有两个儿子,还有我们这一些的孙子辈,重孙子辈了,这个家里,从她嫁过来的三个人,一直到现在的几十人,都是她的后辈,都有她的一份功劳。

      “我的亲娘呀,我把您当自己的亲娘孝顺了几十年了,我的亲娘呀,你怎么舍得丢下我们就走了,啊。。。。。。”二婶跑进来趴在老太的床前大哭着,这让人们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我们齐齐地望着她。

      小妈走了过来,她瞟了一眼跪在老太灵前的二婶,悄悄地凑在母亲的耳边说道“蒸笼锅里不得上热气了”

      “你们弄一下嘛!”母亲着急地小声说道。

      “弄了的呀,什么法子都想了的,你看看,蒸笼锅里烧了三个小时了,锅里面的水冒着多大的泡子,怎么蒸笼里面的菜还是生的,怪不怪了。”小妈又小声地说道“你看,客人都坐满了,这蒸的菜,还是冷的,怎么办了。”

      我一听她们对话,也愣住了,以前的时候,的确是听母亲讲过一些这样的事情,又一想,我们的老太是多么开通的人了,她怎么也会做这种事情了,这不是成心让人着急嘛。

      “啊,我的亲娘呀,我跟着你过了四十几年了,你走了,把我带去了,我要一辈子的侍候您了,我的亲娘呀。”二婶还在哭天喊地哭着,比任何人都伤心地样子。

      这时,三嫂在窗口冲小妈招了招手,又指了指厨房,小妈连连的点头,她几大步跨了出去,我也跟在了她的后面。我们来到了厨房,三嫂指着蒸笼锅里对小妈说道”小妈,你看一下,好了没有。”

      “好什么呀,我刚刚看的时候,肉都还是生的了,对了,怎么这么香了,好像肉蒸熟了的香味呀?”小妈吃惊地说道。

      “小妹,你说急人不急人,蒸了三个小时了,蒸笼锅里的菜还是生的了,柴火不晓得烧了好多了,哎呀,真的是碰到稀奇事了。”三嫂趁着小妈看菜的时候,小声地跟我说道。

      “这么大的热气嘛。”我不由地说道。

      “是二婶哭出来的热气了,呵呵,你还不信了,就是把个菜蒸不熟了,我们急得要命了,小妈拿刀摆在锅边,也不行,我们刚刚跟老太跪了,也是不行了,二婶才急得又跟婆婆秉告了这半天了,你说,这就闻到了肉香了,我才喊小妈来的嘛,真的是婆婆在枯得心了。”三嫂又笑了。“她是成心地让二婶出丑了。”

      “呵呵,刚才都是生的,怎么,你二婶哭了几声,这菜都蒸熟了,呵呵,我来跟你二婶说一声去了,免得耽误好时程了。”小妈就站在门口,冲外面大声地喊道“菜好了呀,安排上菜了。

      外面的人都坐着吃饭了,我回来后,有一点不可理解地跟母亲说道“婆婆怎么还枯这种得心(玩笑)了。”

      “哼,是你二婶自讨的了,她以为她做的事情,婆婆不晓得,她呀,只糊得到她自己了。”母亲一脸不屑地说道。

      “哎,你二叔做得也不叫事了?”父亲叹了一口气说道。

      “怎么啦?”我不由地问道。

      “你看你们在昆明都在往屋里赶了,我算得你二叔是要跟他的两个儿子打个电话,让他们回来跟婆婆送个终了,你婆婆把你们这些孙子看得好娇的呀。”父亲小声地说道。

      “怎么,他们的两个儿子最后都没有守在婆婆身边呀?”我不解地问道。

      “哪有了,这个幺把子又还特别地孝顺,你不跟他们打电话,他们的心里会好过的呀?”父亲又说。

      “幺把子回来发火了?”我又问道。

      “发了好大的火了。”母亲竟然有一点痛快地说道“这老黄瓜,生成了是要醋淹的了。”

      “他发了哪个的火了。”我有一些好奇的问道。

      “都卷了一顿了。”父亲笑了。他又看了一眼老太的遗体,又说“他一回来,看到婆婆都落了气,就骂你的二叔和二婶两个老糊涂,还说,这是我的婆婆了,明明是严重了,为什么不跟我打个电话,为什么!我跟你们说了,我的婆婆死了,我还回来一下,以后,你们两个要是死了,就是烂在床上了,我也不会回来看一眼的。”

      “二婶把幺把子看得好娇的,她会舍得让他来侍候婆婆呀?”我不禁说道。

      “你看不出来吧?幺把子孝顺了。”父亲笑了他又说“这些孙子当中,婆婆享他的福还是要多一点了。”父亲又说。

      “是呀,你看不出来吧,幺把子孝顺了。”母亲也说道。

      “嗯?”我在心里打了一个问号,这个油腔滑调的幺把子,竟然还是一个孝顺的孙子?

      “我每个月来接婆婆的时候,都是幺把子把婆婆从三楼上面抱下来的。”父亲又说。

      “他小的时候,婆婆抱了他的嘛。”母亲赞同地说道。

      “只要是他在屋里,都是他在侍候着婆婆了,我来接的时候了,他就抱婆婆从楼上抱下来,下一个月了,接婆婆过来的时候呀,又是他专门回来再把婆婆抱上楼的了。”父亲笑着说道。

      “真的呀?”我还是有一点不相信。不过,看一看眼前的父亲,自己上个楼都要扶着楼梯了,还有二叔,也是六十多岁的老人了,他们把自己百岁的母亲又怎么抱得动了?

      “是呀,他虽然是最小的孙子,可是,他最孝顺了,我和你二叔怎么还抱得动你婆婆哟,上上下下的,都是他了,就是再有事,只是这天的日子,他都尽量地赶回来,抱着婆婆上楼下楼,你说,婆婆不在了,他又没有守在身边,他会就那么善罢干休嘛?”父亲说完,又望着老太的遗体,一脸的遗憾。

      “堂姐不是也没有回来嘛?”我又说道。

      “她又不远,就在宜昌,二个小时的班车就到了屋了。”母亲气愤地说道。

      “要不然,蒸笼锅里的水,怎么烧了三个小时都没有热气了。”父亲淡淡地说道。

      老太的丧事办得非常地热闹,因为她有我们这么多的儿孙,当我站在插满花圈的坟前的时候,我才发现,我的婆婆真的不在了,隔得不远,是我爹爹的坟地,坟地高高的,上面长满青草,我们在跟婆婆烧纸的时候,也跟爹爹烧着纸,我们跟爹爹说,婆婆来陪他了,她终于还是来陪他了。

      随着阵阵纸钱灰,还有震耳欲聋的鞭炮声,我的脑海里,又出现了一个小姑娘,她扶着门框子哭喊着“妈妈,我的脚疼,我的脚疼了。。。。。。”这个时候的她,是秋儿,是妈妈的秋儿

      还有风雪中,抱在一起的痛哭的一家人,那时的她是一个新嫁娘,是老婆婆的秋儿,是男人的秋儿。。。。。。

      而打我记事起,她就是我们的婆婆,一个别人的家里没有的,一双小脚的婆婆,后来,又成了孩子们的老太了。。。。。。。

      泪水糊住了我的眼睛,我扶着年迈的父亲,站在她的坟前,久久地不愿意离去,也许我的故事讲完了,是呀,老太的故事是讲完了,如果我不讲这个故事的话,你不会晓得长眠于些的老人,一个小脚的老太,竟然粉碎了一个那么恶毒的诅咒,尽管她从来没有跟我们这些后辈说起这些,在我们心目中,她永远是一个笑呵呵的老太,一个家丑不可外扬的老太。

      生活还要继续着,过完年,我们又要走了,年迈的父母依依不舍地看着我们上车。车子启动了,我又往后望去了,父母真的好孤单的,而我们,又能像他们这一辈人一样,守在他们的身边尽孝嘛?

      只要我们努力,一切都是可以的。就像老太一样,乐呵呵的面对生活吧,尽管道路有一点崎岖,笑着面对,就会胜利的。

      写好了这本小说,是腊月二十四了,刚好是婆婆去世七周年,谨以此表示我的缅怀之情,婆婆,在天堂还是要乐呵呵的哟。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